各方热心人解囊光明公益金助筹癌妈妈感动落泪【筹足,停止筹款】

  • O生活化
  • 2020-06-24
  • 548已阅读
各方热心人解囊光明公益金助筹癌妈妈感动落泪【筹足,停止筹款】

(槟城28日讯)田家受苦,众人献爱!《》週四封面报导田家3口夫儿瘫痪,癌妇独撑一家的新闻,引起社会关注,纷纷献上慰问和有意捐款,协助他们度过难关。60岁癌症妈妈黄雪芳,对热心人士的关怀和援助深表感谢,感动落泪。
由于许多热心人士致电本报和在本报面子书留言要为田家捐献款项和生活用品,《光明公益金》决定协助筹募款项,再把款项移交给田家。本报公共联系部助理经理赖意循週四拜访田家,向黄雪芳索取资料。

朋友建议找政党帮忙

民众若要捐款田家,可透过《光明公益金》捐款,若以支票捐款,抬头注明:光明公益金。任何询问可致电04-2226783。
田家一家3口祸不单行,继8年前28岁独子田东澄车祸,导致失明且瘫痪在床后,61岁丈夫田汉华,近期又因膝部关节炎恶化及颈部脊椎骨歪曲而半瘫痪,卧病在床,导致患乳癌的妈妈黄雪芳一人必须照顾瘫痪夫儿的生活起居,生活顿时陷入困境。
黄雪芳週四告诉《》,本报新闻刊登后,已有许多民众致电给她表示有意捐献款项,对此她感到万分感激,民众的热心更让她感动落泪。
她说,孩子发生意外8年来,她不懂如何处理,因丈夫还能工作,可靠微薄的薪水过活。现在丈夫病倒后,失去经济来源,才让她不知所措,最后在朋友建议下,才透过民主行动党安排上报,才知道原来社会那幺多热心人士,可以得到那幺多的帮助。
她也说,许多朋友也劝她申请廉价组屋,不用再租房,但是,以她丈夫区区700令吉的薪水,就算申请到廉价组屋,也给不起10%的头期,申请廉价组屋想也不敢想。
“之前我有被告知申请到发林新城一带的廉价组屋,但是因为给不起10%头期,放弃该间组屋,过后要重新申请,想都不敢想了。”
她说,目前最重要是要筹款给丈夫进行颈部手术,槟城医院会在下月10日安排施手术日期,手术必须在怡保进行。
她说,颈部手术完成后,接着就必须为双脚膝盖进行手术。

杨顺兴要求黄汉伟关注

週四也有到田家慰问的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特别助理纪日升说,杨顺兴已协助田家申请打鎗埔廉价组屋,并要求槟州城市及乡村规划、房屋和艺术委员会主席黄汉伟关注此事。
他说,目前田家的屋租每月280令吉,申请入住打鎗埔组屋后,每月开销大约只需要90令吉左右,可节省一些开销。
他说,除协助申请廉价组屋,也成功向槟城德教会申请款项援助。他会继续跟进田家个案,以提供需要的援助。(TTK)

王赛芝寻求马华民政援手 3管道力助癌症妈妈

《》週四封面报导癌症妈妈照顾夫儿瘫痪新闻,引起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拿督王赛芝的关注,并计划通过3个管道给予这不幸的家庭全力的协助。
她透露,福利部及卫生部计划发放援助金帮助他们,同时也将寻求槟州马华及民政党领袖协助,替这家人筹募款项,以解燃眉之急。
王赛芝週四指示其特别事务官员陈浩坤向记者索取有关家庭的联络方式、居住地址及该家庭成员的名字,以便让槟州福利部官员前往了解情况,并作出跟进。

指示特别官员跟进

住在槟城垄尾的癌症妈妈黄雪芳为了照顾半瘫痪的丈夫田汉华及8年前因车祸导致眼部神经坏死失明的儿子田澄连而辞掉工作,除了照顾夫儿,她每天还得服药控制癌细胞扩散,及每个月要回中央医院复诊。此外,她还得应付每月260令吉的房租及购买儿子每月的成人尿片,生活捉襟见肘。
陈浩坤週四向《》说,虽然黄雪芳的儿子田东澄已获得福利部每月300令吉的津贴,但并无法有效减轻黄雪芳与其家人的经济负担。因此,副部长将会在获得黄雪芳与其家人的相关资料后第一时间派福利部官员前往了解情况,再探讨是否能再为这家人申请额外的福利金,若有需要王赛芝或亲自拜访这一家人。
他指出,除了透过福利局,部长也考虑向卫生部申请医药津贴,补助黄雪芳及需要进行纠正脊椎及更换膝骨手术的田汉华支付医药费。

考虑申请医药津贴

他说,由于卫生部医药补贴金的申请款项有限,且申请人数多,担心申请款额未能即时获取,因此王赛芝将针对此事向槟州马华及民政府领袖寻找协助,希望他们助黄雪芳一家人进行筹款。
另外,陈浩坤透露,该部门之前只设有“阳光热线”,让民众致电寻求援助,然而当局为了帮助全国各地更多需要协助的人士,在4个月前採取主动,指定官员留意各大网络及媒体报导的新闻,希望能尽快给予需要人士协助。
“毕竟很多时候人们不知如何与该部门联繫,因此通过该部门主动出击,希望能帮到更多人。”

站太久 膝盖受损

田汉华虽有病在身,但不完全灰心悲观,记者週四早上访问田家时,天空下起雨,他还会以广东话说“落水好,落水有水(有钱)。”
田汉华是名泡饮料头手,因必须长时间站着,进行机械化的沖泡饮料动作,导致膝盖因此受损。
他告诉记者,他因读书不多,人生就是跟着这样的路走,要打领带做文职,已来不及。而且现在年纪大,身体机器就会出毛病。
他说,动手术后他必须暂时先休息,还不知道甚幺时候可以工作,至于是否还会再泡咖啡,他必须好好想想。